byhfh

杭州太子湾公园的风景写生⊙ω⊙
蚊虫好多●﹏●

在南方写生的桂花,可惜无发画出它的香气
这是我目前闻过最让人沉醉其中的花香

第一张是滤镜_(:з」∠)_

黄喻 | You in My September (五 完结)(59-80)

超暖,是我心中的黄喻!

有吉津:

Attention:


摄影师黄少天×白领喻文州


退役后


两个奔三的二十代


微量私设


综上,人物蝴蝶蓝所属,私设与任何OOC属于我


Rating: 12+(Teen and Up Audiences)


Detail: 略 详情见 (一)  (二)  (三) (四) (←前文链接)








59-




  首日展结束回到家后,喻文州难得的睡了个沉,从晚上十一点直到翌日上午十一点。醒来后意识混沌,浑浑噩噩地做了早午餐,顺手垂下客厅角落里留声机的唱针,再回到餐桌前吃起早午餐,直到留声机流淌出别有质感的音乐时才想起自己做了个很长的梦。




60-




  年幼的自己撕下一篇日历——那是他第一天去蓝雨训练营和数十个拥有相同梦想的同龄人进行人生中第一次角逐的日子——尚为年幼的他,踏上了追梦的征途的第一步。


  十几岁出头的少年,最终以不上不下的成绩拿到了为数不多的名额之一。在那一天里,他遇到了比他弱很多的,遇到了像第一名那个有些骄傲的孩子一样有着过人天资的。


  很少见的,喻文州觉得自己不是很喜欢那个第一名的性格。


  喻文州喝着麦片粥,想也许是小时候年少轻狂,说不明的感觉似是三分憧憬三分热血三分不服输,剩下一分,现在也难以清晰概括。




61-




  后来正式进入训练营作为训练生报道那天,是他第一次与黄少天相遇。


  被选入训练营的孩子被要求按照姓氏首字母排排站好,喻文州站的靠后,离得很远就能听见有个尖尖的声音突破重重围障,每个字都清晰地传入喻文州耳中。小孩子难免会容易翘鼻子,等到指导员带着他们坐进训练室介绍训练营时,喻文州认出那个话讲不停的小孩是测试时的第一名。


  第一名还在不停地小声讲话,年轻的指导员瞥了两眼便不再管,显然没有什么对付小孩子的经验。喻文州终于是觉得吵,他坐在那个小孩子的斜对面,不满地板起一张严肃的脸,不算友好地盯视着斜对面的第一名。


  片刻,第一名的视线的视线就撞了过来,不仅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样子,小小年纪一张稚嫩的脸上满是嚣张,冲喻文州扬起脸挑起眉毛,一双晶亮的眸子志得意满,意气风发。


   九月开学季,他和那个小土豆似的第一名一样,放弃了康庄的学堂大道,毅然踏上了属于他们的寻宝之路。




62-




  摄影展最后一天,云压得很低,是夏末最不舒服的日子。


  喻文州躺在床上猛然睁开眼睛,黄少天已经回来一个多月了,不出意外这个摄影展结束之后便会开始下一段旅程。不知道是不是被这样的天气影响,喻文州久违的在B市的夏末感受到像是G市深冬一般的湿凉。


  刚刚看过表,现在不过凌晨五点过一些,喻文州将冻得酸胀的手臂收回被窝里。习惯黑暗的眼睛被打在白纱帘上的微光刺得隐隐作痛,眼皮也被空气浸得发凉,难免让喻文州记起首日访谈结束后休息室里黄少天敷在他眼睛上的手暖烘着,温热、干燥。


  气温仿佛又冷了一些,喻文州翻过身,贪求舒适买的双人床让他感到越发空荡。空气中不明来向的寒意不曾放过任何有缝隙的地方,从脚底、肩颈处哄笑着毫不留情地钻进薄被,贴上喻文州的皮肤、渗入流动的血管——整个人都冷了起来。




63-




  人是会感受到孤独的高级动物,但每日穿梭在城市间,披星戴月的他们往往下意识地躲避,惰于承认。直到迷失了方向,才会想起不过一个抬头,就能望到最亮的那颗星。


 


64-




  清晨暗淡的光线让房间失去往日的清亮。


  薄薄的眼皮依旧发凉,喻文州被冻得有些不得已,深吸了口气快速地起身拿起放在床尾脚凳上的薄毯甩开盖到蚕被上,才又把头埋进了披了薄毯的被窝中


  ——隔绝了与冷空气的直接接触总会让人重归安眠。




65-




  再次醒来太阳已经高照,空气依旧泛着凉意。


  喻文州从衣柜深处找出件初秋的外套,整理好着装,准备赴往终日的展会。


  


66-




  凌晨于此刻相较起,仿若昨日。




67-




  终日的天气难得没有影响到博物馆的人流量,也没能影响到访谈粉丝们的热情,有了阴沉的天气作对比,粉丝的情绪被衬得更加高涨。


  喻文州垂着腿坐在台边,才感觉眼皮的凉意渐渐散去,轻笑着认真回答每一个问题。


  等到一切都结束,喻文州才突然意识了到什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原来是发了热。




68-


 


  喻文州迷迷糊糊拐进休息室没有一分钟,便被匆忙跟进休息室的黄少天喋喋不休地讲了又讲。


  眼前虚晃的人影伸手贴上自己的额头,匆匆地来,又抓了喻文州匆匆地去。


  像是回到了蓝雨的夏日。


 


69-


 


  黄少天深知喻文州是不会想去医院的性子,便拖着半梦半醒的人一路叫车开回了喻文州的公寓。费了一番力气将人安置到床上掖好被角量好体温,黄少天这才稍稍安下心——这样的温度并不是非去医院不可。


  从卧室出来煮上粥,看到沙发上又堆了一堆的衣服,不由得叹口气任劳任怨地当起了保姆一职。


叠好衣服,黄少天空着手无事可做,坐在沙发上想了想,便抱起衣服,开始一趟趟地抱起放下的重复作业。直到看着最后一叠衣服也整齐地排列在衣橱里,黄少天不由得舒展眉头,松了一口气。




70-




  “少天?”


  黄少天闻声转身,喻文州正迷糊着眼看他。


   “文州你先好好休息,我煮了粥,你等下喝点暖暖身子,多出点汗可以早点退烧呢。”黄少天走到喻文州床前蹲下讲。 


  “……”


  喻文州抬起眼看着他,难得没有马上回答黄少天的话,清了清嗓子,缓缓张口,“……你讲话为什么变慢了?”


  黄少天一愣,看着喻文州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直到对方发烫的额头贴上了自己的。


  “还有你准备什么时候走?”喻文州说话时眼睛都没有完全睁开,“你有蒸汽眼罩吗?眼睛好干。”


  一时间黄少天不得不承认没能跟上喻文州的脑回路,难得的话出口打了个结。然而并没有给黄少天太多的思考时间——喻文州已经开始从他身上往下滑了。黄少天无奈,只好先把缺了骨头一样的喻文州安安稳稳放回床上,看了看窗外,猛然发觉已经是入秋的天气了,便拿过喻文州床脚的薄毯轻轻地又铺了一层在喻文州身上。


  “文州你先把烧退了,粥应该快好了,你等下喝碗粥好好睡一觉我们再聊。”




71-




  雨珠贴着玻璃窗划过浅雾,忽远忽近的灯光在茫茫水雾中散去,落在夜幕笼罩的城市——已经很晚了。


  等黄少天拿着托盘再进来卧室时,天色完全暗了,卧室没有开灯。喻文州正乖乖的倚靠在床头,眼神不知道望向哪里。  


  黄少天轻手轻脚地打开床头暖黄色的落地灯,暗自得意进屋时就找了身喻文州的家居服换好,这时便能心安理得地坐在喻文州床边,展开一个懒人桌,将乘着白粥的托盘放在上面。


  说来可能有些居心叵测的嫌疑——黄少天相当喜欢照顾生病的喻文州。从还在蓝雨时的喻文州第一次生病,黄少天便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喻文州生病时会变得粘人这个特点。


  ——当时的喻文州也是躺在床上眼睛迷蒙着,不知道在看向哪里。正当黄少天准备起身离开倒水,从被子中浅浅伸出了一只白皙干净的手指,勾住了他的衣角。




72-


 


  想到这里,黄少天便干脆蹬掉客用的拖鞋,想着下回要提醒喻文州在家不爱穿拖鞋也要穿好家居袜才好,一边坐上了喻文州的床和他面对面。


  “文州你介意我坐上来吗?”


  喻文州摇头,伸手准备拿起勺子,却被黄少天抢先一步拿在手里。


  黄少天顺着碗沿的一周舀起一勺粥,说:“我来吧。”


  喻文州便放轻松地把手臂搭在懒人桌,变了好几个姿势,终于找到了最舒服的姿势——他趴在懒人桌上,枕着右边的手臂,左手乖乖地垫在脸颊下。黄少天没有递过来粥的时候就趴下,叫他时就把脑袋摆摆正,喝下就着日式腌菜的白米粥。


  黄少天乐得照顾眼前仿佛回到小孩心性的喻文州,心下又是一番感慨,自己是何时变成如此一般容易满足的样子,但无论怎么想不过是喻文州三个字,一个人罢了。


  暖黄色的灯光充斥着夜半的房间,拢在黄少天身上,流动着一丝暖意,衬得身后的蒙蒙细雨、城间的奚落灯火都虚了焦。


  喻文州静静地趴在懒人桌上,额头贴着枚退热贴,眼里清晰地映着一团人影。


 


73-




  喝完粥,喻文州人精神了一些,胃口暖了身子也开始觉得热,倚靠在床背上看着黄少天辛勤地收拾好托盘和懒人桌走出卧室。


  黄少天一脚刚刚迈出喻文州的卧室,便听见喻文州问,“少天,明天还能看到你的展出吗?”


  黄少天停下脚步,回头露出一个笑容,“当然可以。”




74-




  其实通常情况下,限定展出结束后,当天工作人员便会开始拆卸布景,毕竟大博物馆的预约是非比寻常的紧张。想至此,黄少天掏出工作用的手机,一个电话打到总负责人小姑娘的手机,商量着恳请她从外场一些周边小店开始收场,小姑娘心里发愁,听到黄少天发了誓说肯定不会延误清馆时间,便也就爽快地给偶像开了个小后门一口答应了下来。


 


75-




  终是在黄少天的精心照料下,喻文州一个晚上后便退了烧,早上起来后清清爽爽地洗了澡,身体却还难免有些病后的脱力感。


  厨房里黄少天掌着勺忙前忙后,没一会儿就飘来淡淡的煎蛋香气。喻文州扒着门框和黄少天道早安,闻着食物的香气,便觉得身体也没有那么乏力的感觉了——早上起来有新鲜的早餐可以吃到,这还是第一次。


  早餐是相当照顾病人的一些好消化又高能量的健康食物——蔬菜沙拉,一只精心调理过味道的煎蛋和一碗煮得烂熟的牛奶麦片,润口的兔子苹果——作为一天的开始。


  “本来在在日本时吃惯了清淡的日式早餐,但现在手里没有材料,B市这边早餐油腻的又比较多,今天就做了有点洋风的早餐……特意没加重口味的配料,应该还吃得惯吧?”黄少天擦干手上的水珠,贴心地为喻文州讲解起早餐的由来。


  “嗯,难得吃到这么丰盛的早餐。”喻文州牵起嘴角,微微一笑表示谢意。


  察觉眼前还算精神的人的的好心情,黄少天的一颗心才算是安安稳稳地飘回了原本的位置。




76-




  喻文州嚼着苹果,看着又开始忙碌的黄少天,起身端了自己的餐盘跟着走到厨房。脑子里很多话想说,但是又不知从何开口,话出口只剩下简简单单的一句,“我来吧。”


  黄少天从身后的喻文州手里接过餐盘,瞄了一眼喻文州的表情,开口道:“放下我来吧,你现在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别再把自己家盘子摔了,”说着便手脚麻利的挤出洗碗精清理起了餐盘,一边洗一边和喻文州侃起了家常,“……像这些基本家务和自我调理,在国内时没有语言问题,到了日本真的是不得不自己一个人一个脑子全方面的想好,什么都要自己做,日本地震又多……”


  “……”


  “等我收拾完了咱们就去场馆那边吧,不是想看来着吗?”


  “……好,那我去换衣服等你。”


  “记得添件外套。”


 


77-




  顾及到黄少天昨天打的电话,两个人早早的到了博物馆,顺着负责人黎小姑娘的后门摸进了场馆。


  “第一次在开馆前来博物馆……这里晚上气氛估计还挺瘆得慌吧……”黄少天小声地跟喻文州打耳语。


  喻文州也下意识小声地回应他:“是啊,之前看过一个电影,当时还比较难感受到空无一人的博物馆的感觉,现在是有些明白了……”


  等两人走到摄影展的场馆时,工作人员早已经在忙碌着拆卸一些小件的物品了,黄少天拉住身侧的喻文州,说:“走吧,我们尽量快些,刚才那个负责人小姑娘估计已经帮咱们争取不少时间了,再拖下去不好意思。”


  走进了相当错综复杂的摄影展内部后,黄少天就放缓了步伐,开始简明扼要地给喻文州讲起了作品的灵感来源、拍摄过程、后期整理……


  黄少天在跟他讲设计理念,喻文州总是能在多数人都无法专注黄少天讲话的时候做到专心的听黄少天表达——黄少天认真时的表情在喻文州看来是一个魅力点。有的时候甚至他的认真专注的表情甚至比他的话更能够吸引喻文州的注意力。关于这一点,喻文州也是和黄少天认识很久之后才意识到的,刚刚认识黄少天的时候他着实没有想到黄少天竟然还能有如此的一面


  ——认真,专注,克制,锐利,像黑暗中远处悄然跃动的火焰,静默又热烈的燃烧着。


 


78-


 


  认真地看完了展出的前半部,黄少天领着喻文州走到了展馆最深处的地方,这边作为整场展出的高潮部分,放在了展出靠近尾声的位置。喻文州首日和终日来的时候没有路过过,此时站在一面至少有博物馆双层高的一个巨型展品面前,相当有震撼力。整幅作品的屏幕背板是完全不透光材质制作而成的,背板的上面隐约可以看到刻着从数年前开始毫无规律的日期直到展览结束的日期。


  喻文州回头,再转回视线,全场的灯光设计仿佛都为了此刻而生——所有光线都恰巧地从巨型作品的边缘掠过,看似错综复杂,实则巧妙地避过了所有的正面光源。此时站在巨型作品的面前,仿佛所有的灯光都被眼前一面背光壁面隔绝而去,而自己独身一人面对的只有眼前被边缘细微的光芒衬得磅礴无边的黑暗,恍惚间人好像不再存在于宇宙的任何一条星轨、任何一个星球。


  这时喻文州突然感觉到黄少天再次抓住了他的手,


  “文州,看。”




79-




  巨大的镂空雕刻壁面背后来自场馆各处的光线聚拢着,跳动着跃于一颗亮金色圆球体上,随着球体的缓缓转动,全场的光线都在那一处汇聚,再跃出壁面。光芒通过球面遍布的一个个小小的三角形面反射到背光壁面,壁面上镂空的数字隐隐的透出淡金色的光芒,渐渐地随着每一束新的灯光加成,每个日期都变得闪耀夺目。


  “是蓝雨每次获得胜利的日期和时间。”


  球体持续运动,壁面的整体终于得以完全呈现。


  那是一个形似蓝雨队徽的成像光影,以一幅幅特别设计的作品为零件,化作诅咒掠过的尾巴,沉淀于漫天的金色之中。光芒转动,背光板的四周也逐渐溢出绚丽的光芒,闪耀于场馆当空,拂过每一个角落。


  喻文州一时之间不知道到底应该看哪里,脑袋发胀,仿佛还没有从昨日的发热中痊愈。


  从刚刚黄少天轻唤他那一声开始,心跳便开始无法控制的在耳蜗里冲荡,愈加的震耳欲聋,与此同时,隐约能听到从轻轻触碰的右手边,与他共鸣的轰声。


  黄少天的声音和光幕同时亮起时,喻文州承认那是他从未感受过的一瞬间,眼前光幕上的数字带着回忆一齐冲向他的脑海,激荡起无边的滔天浪波,冲刷着十几年间的记忆。身边人千丝万缕的深沉思绪从浅浅相触的手背、指尖、手心,渐渐蔓延于全身,激起触电一般的颤栗。




80-


 


  “和我在一起吧。”


  “嗯。”


 




——End——




感谢阅读。


最后还是多拖了一天零一个多小时,万分抱歉。


这里就不说太多了,走后记吧。


老老实实地期待评论,红心和蓝手。


谢谢。







嗯,就是一点心意
润润生日快乐!!!!!!!!(。・ω・。)ノ♡啊啊啊

nino生日快乐啊!٩(ˊᗜˋ*)و♡♡♡♡♡

(画得不像啊ಥ_ಥ,流下了不会画画的泪水,p2solo服,p3(画残了的)小雨衣)

【黄喻】私心推文笔记 16.7.5.更新

这很好ˉ﹃ˉ

有川暁:

渝晓思:



排名按照拼音首字母大致排序不分先后,长篇只给第一章(或目录)链接,连载中的将会标注,并非全为lof连接,会有第十区or作者本人分享的下载连接。




评论不会回复推文信息,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说得算,请大家谅解。




自己的黄喻文目录走此:站内文章目录




========




北十三:




[黄喻]锋刃




[黄喻]回家去




 




北都:




Keep It Out(叶王前提)




 




不好吃




千言万语(第十区)




 




柴柴:




【黄喻】The wings of Icarus(《无方之尽》Guest)




天蓝欲雨(上)(未完)








纯情黄爆:




【黄喻】 柴米油盐




 




Crocodile:




[黄喻]前度




[黄喻]无嫌猜 




 




采莲涉水兮




【全职高手/黄喻】江湖旧事 




 




初枕籍




[黄喻]神佑之城




[黄喻]灰色斜阳  (连载中)




 




Even




【黄喻】暴雨




【黄喻】和机会主义者交往是怎样的体验?




 




风夜陌川:




[黄喻R18]竹里馆 








灰色梦境:




三眼的骷髅(夜索,tumblr地址,带番外)西幻,虐




 




君临天启:




[黄喻]一颗黄鱼味的比比多味豆




[黄喻]霜刃之守 (连载中)








机智的六毛:




【黄喻】喻文绉 




 




韭黄胡辣汤:




[黄喻]山行道之鬼手(连载中)




[黄喻]三月红梅始盛开(连载中)








焚砚:




【黄喻】恋曲1990








亘白(Lof:一路春白)(全部可看):




[黄喻]婚姻的正确包办姿势




[黄喻]秘密




[黄喻]坐图书馆的小喻同志




[喻黄喻]膜法师




[黄喻]一场风花雪月的22  




[黄喻]一场气干云霄的33 




【黄喻】文化苦旅 




【黄喻】石中剑




【黄喻】感情危机




【黄喻】不胜酒力




【喻黄喻】韩文清怎么你了




【喻黄喻】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连载中)








泠司:




【黄喻】保护者 




【黄喻】希声




【黄喻】Seven Days(连载中)




【黄喻】Christmas in my Heart(完)





Lyndol:




[黄喻][ABO] Sambenitos




直到爱情将我们分开




[夜索] But thy face shall not change




[黄喻] Day of Gathering(《无方之尽》Guest)




夤夜如昼(《花花世界》Guest)




[黄喻] 塞上风




 




LUCEM:




[黄喻黄]花期(END.)




[黄喻]Complementary Pairing(环太平洋AU注意)








潦草君:




我是卧底(连载中)








陆桃花:(Lof:扬州青




【黄喻】细锦深红(连载中)




 




罗密欧:  (Lof:罗密欧酱 )




全职高手-Space Song




 




niyo (Lof:燦陽之下):




【全職/黃喻】早安,我親愛的暗殺目標 




【全職/黃喻】逐光者(连载中)




【全職/黃喻】Angels we have heard on high




【全職/黃喻】星河彼岸(连载中)




 




默夕:




【黄喻】等








莫名:




【黄喻】养




 




PASS:




《光》全职/黄喻/ABO








十九:




【黄喻】Jack-0'Lantern




【黄喻】床前明月








水流花開:




[黃喻]日崩之城_Achlys ABO




[黃喻]《劍自北方來》、《與湖祈願》(日崩兩則番外)




[黃喻]月白風清良夜何? 




[黃喻]無方之盡 刑侦,虐




[黃喻] Something about you(無方番外)




[黃喻]乘風 (连载中) 




[黃喻]致黃少天(连载中)




[黃喻]天將亮時(哨向/End)




[黃喻]桃花期




[黃喻]一夜飄風驟雨的千里送(233G文)








十水挪移:




【黄喻】这名男子,渴望得到吸血鬼(连载中)








沙罗曼德




[黄喻黄/其他心证]普鲁弗洛克骑士




[黄喻]冰冷的寒夜








南瓜:




[黄喻]分开旅行(连载中)




[黄喻]访客先生(连载中)




【黄喻】落花浣剑江湖酒(连载中)




【黄喻】第一年








迷象(Lof星辰大海




YGBSLMDABO (上)(连载中)




[黄喻] Fall(汤不热)




[黄喻] 论一种不是很非主流的庆生方式(汤不热)




[黄喻] 一切纵容它都是有目的的呀!(汤不热)




[黄喻无题一篇]http://mintsage.lofter.com/post/27fd84_5812ca8




白斩鸡会有的,爱情也会有的 (连载中)








青棠欢:




[黄喻]各得其序




[黄喻]Banana Kiss




[黄喻]三更茶(连载中)




【黄喻/ABO】死火(连载中)




 




磬夕(Lof长短行):(女神的魏琛中心粮食文想当初,私心推一个)




[喻黄喻无差]刀·剑·笑 (连载中)




 




群燕辞归




【黄喻】窃玉(0-15 End)




 




桃花花:




[黄喻]花花世界 




[黄喻]瀚海沙(一发完结)




[黄喻]等价交换




[黄喻]京沽旧梦 之 南音




 




五步之霜:




【黄喻】speechless  




[黄喻]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筱川维:




[黄喻]风涌




[黄喻]纸牌屋(连载中)




[黄喻]I'm Yours(《纸牌屋》情人节番外)




[黄喻]夏念




[黄喻]冬冥 (连载中)




 




小笔记织毛衣:




【黄喻】水中来客




【黄喻】on call 24h-午夜拼图




【黄喻】Diamond Thief(短篇一发完)




【黄喻/卢刘卢】不完全狼人饲养手册(连载中)








游向大海的咸鱼:




[黄喻]饵








燕麦泥:




【林花谢了春红】




【金色大街】(喻黄喻)




【千里】




【迷迭香】








樱织(Lof漠花):




以父之名+夜行灯:http://vdisk.weibo.com/s/z6XSTQSnqHcMM/1404992990(多西皮带黄喻,微盘下载地址)




[黄喻]珍宝(第十区内裤区)




[黄喻]我爱你[微R]




[黄喻]此间未来




[黄喻]黄少天的剑




[黄喻]鬼迷心窍




 




攸:




【黄喻】The Sunrise(FIN)




【黄喻】贼喊捉贼(FIN)




 




yoruy:




[黄喻黄]等待黎明(第十区)








一步一坑:




【黄喻】断章




【黄喻】待续




 




月无衣:




【全职/九州同人】天启乱雪




【黄喻/卢刘】朔方原纪事








========




喜欢的画手:




優多半糖少冰




摩卡卡




紙風船




G.XXX




包利不相容原理




白朝夢




饭锅




raiki-喜欢喜欢


赶上了!叶修生日快乐!(。・ω・。)ノ♡
我终于把魔爪伸向了老叶_(:з」∠)_
看好多人的贺图都有蛋糕,我也凑够热闹,图一他边看电脑边吃大家送的蛋糕。。。
图二是吃完了蛋糕后,可能。。。

翻车了,p图也救不回来_(:з」∠)_
留下了不会画画的泪水ಥ_ಥ

下落……

第一张原图,第二张加滤镜
突然小清新了|ω・)

小脑洞_(:з」∠)_
尼诺太难画了,也感觉并没有画出吉恩的神韵😂
人生中第一次画条漫,手抖,轻喷_(:з」∠)_
希望新的一集里不会出现什么打我脸的事情_(:з」∠)_